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实施国内首例腹腔镜减孔完全腹膜外Sublay修补术

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普外临床医学中心团队在麻醉科、手术室护理团队等科室的协助下,为一位复发切口疝女性患者实施了“减孔TES手术”(腹腔镜减孔完全腹膜外Sublay修补术)。手术巧妙地将微创技术与腹壁切口疝肌后修补的最新理念结合并进行技术改良,在不进入腹腔的前提下将穿刺孔数量减少,成功修补下腹壁缺损并置入自固定补片,最大程度地减少了对患者的损伤,降低了手术费用,目前患者已康复出院。据了解,以单孔Port实施的“减孔TES手术”尚属国内首例。

患者吴女士(化名)今年69岁, 1年半前曾接受卵巢癌根治术,术后吴女士切口处出现包块并逐渐增大,于是又接受了开放手术修补,并置入防粘连补片。然而,术后吴女士的下腹依旧有一个鹅蛋大小的包块外突,行走、咳嗽时都会感到疼痛,间歇还有腹胀不适,平时必须用固定带兜住下腹,生活非常不便。普外临床医学中心吴卫东副主任医师在详细问诊并全面了解患者情况后,诊断为腹壁切口疝术后复发。考虑到患者年龄较大,恢复能力相对较差,腹腔镜手术是这种情况下的首选。

目前腹腔镜腹壁切口疝修补术的主导术式是腹腔镜下腹腔内网片置入术(IPOM)。然而由于补片材料学等因素限制,即便是昂贵的防粘连补片也只能做到“组织隔离”,而非真正的“防粘连”。随着时间推移,腹腔脏器粘连、肠瘘、补片侵蚀等问题会逐渐出现,更何况吴女士之前已经接受了防粘连补片开放手术修补且无效。

专家团队想到了采用肌后修补术(Sublay术),这是一种近年来重新受到重视的腹壁切口疝经典治疗理念。即不进入腹腔,而是利用人体天然的肌后间隙放入补片,较IPOM术而言不容易出现黏连等并发症。不过传统Sublay手术的创面大,感染风险高,不适合吴女士这样的高龄患者。最终,专家团队决定将腹腔镜微创技术和Sublay术结合起来,既避免黏连,又保证微创口、低损伤,让切口疝的修补兼具两者优势。

这一手术方案难度不小——通过腹腔镜实现Sublay修补术需要术者具备扎实的解剖认识和熟练的操作技巧,而且常规的腹腔镜下Sublay修补术虽然避免了将异物放入腹腔,但需要在腹壁布置多个穿刺孔以利操作,在建孔过程中有损伤腹壁血管的风险,术后穿刺孔还有潜在的感染可能。

普外临床医学中心主任裘正军教授介绍,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普外临床医学中心是国内最早开展内镜下Sublay修补术的单位之一。同时,中心目前正在积极开展单孔和减孔腹腔镜技术,已实施了单孔胆囊切除、阑尾切除、腹股沟疝修补、减孔结肠癌根治术。此高龄患者正可受益于此技术。

在与患者及患者家属充分沟通后,经过周密的术前准备,手术如期开展。按既定方案,此次手术采用减孔TES(Totally Extraperitoneal Sublay)术式,由国内较早开展内镜下Sublay修补术的吴卫东副主任医师团队主刀。手术团队应用单孔Port直视操作,利用肚脐右上方一个2厘米的小切口,仅配合一个可用于术后留置引流的5毫米的穿刺孔,在不进入和干扰腹腔的情况下,成功地将下腹壁缺损分离关闭。随后应用自固定补片完整覆盖缺损,补片的聚乳酸微钩可嵌入组织,利用腹压自动固定补片,省去了昂贵的疝钉,有效修补缺损并大大减轻了患者术后疼痛,同时也显著降低了手术费用。患者术后第一天即开放饮食并可下床活动,疼痛感轻微,术后第三天顺利出院。

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普外科创建于1952年,为国内最早开展腹腔镜手术的单位之一。在现任主任裘正军教授带领下,除常规开展腹腔镜下胆囊切除、各类疝修补、结直肠肿瘤切除、胃大部切除、脾脏切除外,也积极开展胰腺、肝脏肿瘤等复杂腔镜下手术以及单孔腹腔镜技术等腔镜术式。其中单孔腹腔镜技术在上海市和全国具有广泛影响力,每年接收院内外百余名学员进行相关培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